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沙烏地巴林島跨海大橋(上)


(原載營建知訊420期/2017/09)


高銘堂  前榮工處海外部估價組組長
     前泛亞工程公司總經理



跨海大橋工程的競爭者到台灣高鐵的夥伴
1999210日,農曆春節放假前兩天,德國最大營建廠商Hochtief與荷蘭Ballast Nedam兩家公司代表,約泛亞公司談是否合作投標台灣高鐵工程。我馬上想起1980年招標的沙烏地──巴林島跨海大橋,Hochtief是最低標, Ballast Nedam次低標,標價都只有七億餘美金,另有五、六個國際知名廠商組成的團隊,包括我們榮工與日本熊谷組、東洋的Consortium,都投超過10億美金以上的價錢。荷蘭人也提出混凝土結構選擇方案,經過一年多的澄清、議價、談判,又將價錢壓低到5億多美金,擊敗了押注鋼結構設計方案的德國人。這個標是我參與的第一個國際大標,即使歷經近20年,還是很期待見面時可以請教他們,怎麼能投出這麼低的價錢。
Hochtief公司幾十年來都是世界前幾大(2015是世界第二大),1999年時且擁有Ballast Nedam、澳洲Leighton以及美國Turner等著名公司的一半股權,公司營運情形我知之甚詳,不必再聽他們介紹,因此見面後我就直接問他們兩位代表是不是知道沙烏地──巴林島跨海大橋的故事。Ballast Nedam的代表Mr. Bersselaar 參加過這工程的投標與施工,很熱烈的回應。首先他否認外傳他們能得標是因為他們公司當時的大股東是阿拉伯親王,他說,最重要的是他們以詳細的施工與品質計劃,包括保證12公里的橋梁,10公里多的海中路堤,能在225個星期之內完成等。價錢那麼低,再加上採用選擇方案,合約條件又改為包商承受統包責任,任何業主都很難拒絕。所以業主會從堅持用鋼結構,勉強接受混凝土為備案,到最後又接受了混凝土選擇方案。
Mr. Bersselaar對我提出的問題,像是優質混凝土骨材是不是從UAE來?沙國東岸半月灣的沙能不能用在高強度混凝土、海上路堤近千萬立方海砂與石塊料源在哪裡?主要營舍設在巴林島,是不是因為那裏對外國人不禁酒等,有問必答。Hochtief 代表Mr. Arnold則急著打電話報告他們的領隊,說已經找到了了解國際工程的本地廠商,是不是取消明天回歐洲的航班,留下來和我們談?我告訴他我們已與另外的國際廠商有承諾,恐怕無法分身再與他們合作,頂多只能在估價上幫一點忙;他們則強調HochtiefBallast Nedam會是泛亞最好的夥伴,請我們不要太早作結論。
後來大家又接觸了幾次,市場上也發生一些變化,反而泛亞和他們的JV成功的標到了八億多美金金額,以橋梁為主的台灣高鐵250工程。接下來的幾年,就與這兩家我初出茅廬時,視之為營建萬神殿裡的兩位英雄,天天以柴、米、油鹽、醬、醋、茶之類的俗事相「盧」,常常會忘掉他們曾有的神性。

跨海大橋的規劃與設計
巴林島位於波斯灣內,東邊與卡達相鄰,西邊與沙烏地東岸阿美石油公司(Aramco)主要油田區都只有二、三十公里的海上距離,對沙國來說,戰略地位非常重要。他的統治者,和沙烏地一樣,都信仰回教遜尼教派;但在20幾萬人民中,大多數人卻和北邊伊朗人一樣信奉什葉教派,所以巴林必須仰賴沙國保障他的政治穩定。沙國從很早就有築堤連結巴林島的計畫,最初的構想是在沙國東岸與巴林,巴林與卡達半島中部,各築一道長堤,除了可行駛車輛之外,另外也因這個區域氣溫高,蒸發量大,圍成的內海與波斯灣推算會有12M的水位差,故利用它來發電,這個構想大膽、有趣,但實行起來,沒那麼簡單,所以到了1975年,沙國財政部就只針對沙烏地與巴林的跨海通道,找了丹麥與當地合資的顧問公司(Saudi Danish Consultant)做可行性評估,結論就是修築五座總長12公里多的橋梁,七座總長10公里多的海上土堤,以此跨越巴林外海小島Umm Nasan,成為25公里的跨海大橋。 
到了1977年,沙國政府核准了可行性評估,就要Saudi Danish Consultant作細部設計。1979年耶誕節前,顧問公司都已備妥設計圖說、招標文件等,業主沙烏地財政部通知17組資格審查(PQ)合格的JV團隊領標。在我們的團隊裡,榮工處是代表廠商(Sponsor),英國營造業龍頭Balfour BettyBBCC)是共同代表廠商(Co-Sponsor),成員還有日本熊谷組、東洋建設、松尾橋梁等,陣容龐大。其他的團隊包括美國、瑞典、法國、日本、希臘、荷蘭、西德、南韓、英國、義大利以及地主國沙烏地等國著名的廠商。而消息傳出,這個工程的預算超過12億美金,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單一土木工程,更令大家趨之若鶩。
與英國人的初次接觸
1980221日,大年初六,BBCC的幾位英國人來到我們海外部辦公室。他們的領隊,國際工程部主管Mr. Byers一開始就向主持會議的張溥基副處長報告:如果今天開會他們恍神,請不要見怪,因為他們半夜才到希爾頓飯店,好不容易才睡著,不久就被像密集槍聲的噪音吵醒,他們以為這裡發生如中國入侵,甚至是政變之類的意外,嚇得不得了,鼓起勇氣問了櫃檯,才知是農曆新年,吉日開工的鞭炮聲,但再也沒時間睡了。這輕鬆的開頭拉近彼此的距離,很快讓大家能拋棄客套的形式,互相交換意見。英式幽默,果真有它的作用!
英國人為這次開會準備很多資料,包括施工船機的市場狀況、附近海灣國家可提供的資源、主要工項的單價分析等;相對的,我們也告訴他們,沙國東岸的相關資訊、對工程進度的看法、分工與合作的初步構想。而為了讓他們放心榮工處具有擔任聯合承攬體(Consortium)代表廠商(Sponsor)的條件與能力,再次的介紹榮工在沙烏地的實力,特別提到我們在那裏有近1000個台籍工程師,與2000個技工,隨時可以調動。
第二天我們繼續討論標書、設計圖與合約條件,也談到最近沙烏地相關法令的變更及因應之道。但談到沙烏地營建市場的景氣,雙方都同意目前還有些賣方市場的餘味,但都注意到了最近一些標案,因有許多韓國、土耳其,甚至沙國政府培養的當地廠商加入競爭,標價被急遽的壓低,所以猜測在市場隨時可能翻轉情況下,跨海大橋這個標,競爭應該會很激烈。因還沒和日本朋友們見面,沒有辦法擬定投標計畫與必勝的策略,台北的會議只能停留在「盍各言爾志」的階段。
討論到合作投標最重要的聯合承攬合作協定(Consortium Agreement),BBCC拿出他們準備的草稿,介紹其中條文的意旨、內容,特點,尤其是裡頭保護團隊裡承攬比例較低成員的一些條款,令人對英國人這種大不欺小,講究公平原則的風度,印象深刻。但這次的經驗,讓我以為英國佬普遍都有這種騎士精神,後來在中東、東南亞,甚至回到台灣碰到的他們,卻大多是算盡機關的真小人。後來和一位可算是知己的德國老先生,談到這些,他告訴我這是zeitgeist(時代精神),我在跨海大橋碰到的是老式的歐洲人作法,大家如同論語所提:「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但營建管理、MBA的概念流行後,大家都變了。 
選擇鋼結構或混凝土設計標案
因為過兩天大家都要到東京與日本成員見面,所以SponsorCo-Sponsor必須先就Consortium成員的分工、組織以及如何運作,先達成一些共識。Mr. Byers的說服力一流,另一位Mr. Wilkinson也在關鍵時候提出一些數據,讓我們相信鋼結構設計案我們投不出低價,Consortium應集中全力投混凝土結構設計標案,以投標結果論,這是對的。
跨海大橋一開始的設計是鋼結構,沙烏地東岸與巴林島在前幾年都發生過混凝土結構物崩塌的個案,所以這兩個政府對混凝土結構沒有好感。但也有非正式的說法,認為沙國政府建造這個橋主要為軍事目的,如果戰亂發生,鋼結構橋梁局部被破壞後容易修復,預力混凝土則不容易。至於混凝土結構設計為什麼加了進來呢?因為Saudi Danish Consultant提送設計後,沙國政府為慎重起見,請世界銀行推薦專家進行審核設計,這些專家認可鋼結構的設計,但同時也建議要有一個混凝土結構的設計備案納入招標選項比較理想。沙國政府從善如流,就要求顧問公司提出混凝土結構設計。 
原來的鋼結構設計,所謂的Scheme 1A,是跨徑85米的箱型梁,最終是由90cm直徑的直、斜鋼管樁,作為承載。每跨上部結構的重量約800噸,規劃一次吊裝半節。箱型樑內則裝置除溼系統,可把相對溼度降到45%,可以省卻油漆或其他防鏽的費用,是當時相當先進的設計。

顧問公司的混凝土結構設計,所謂的Scheme 2,則是跨徑70米的箱型梁,最終是由150cm直徑鋼管直樁,作為承載,每跨上構重量約2000噸,規劃為分節預鑄,然後由大型起重船隻吊裝。業主也接受對鋼結構設計、混凝土結構設計的選擇方案,前提是要投Scheme 1AScheme 2。但路提、柏油鋪面、路燈、標誌等則須依照原設計施作,而且以實作數量計價,不接受選擇方案。

聯合承攬在東京的會議
224日張副處長率我、PQ階段負責聯絡各成員的資訊組長王震雷,以及聯鼎的陳國慈大律師,飛往東京開會。BBCC在前一天已先到達,他們的managing directorMr. Lorraine與另一主管Mr. Kennedy也由倫敦飛到東京參加會議。第二天我們在住友商社竹橋辦公大樓與熊谷組、東洋建設、松尾橋梁等公司的代表見面。住友商社是他們幾家的代理,也是未來幾天的東道主,他們把會議安排在最體面的辦公室,當晚又在頂樓的貴賓廳,先舉辦雞尾酒會,繼之以正式的的晚宴。這些安排,顯示出日本商社與一般廠商之間的信任、合作關係,在這個案子,如果沒得標,各種大手筆的開銷,住友是要負擔的。到了第三天,住友鋼鐵部門的主管更親自出面,在赤坂的豪華料亭宴請我們榮工幾位同仁,雖然依會議的結論,Consortium要放棄鋼結構標案,他們的部門已沒生意做了,但還是熱烈的招待我們。
分工合作的問題還相當複雜,東洋要做的是浚挖填沙,但是圍堤(bund)要榮工施作,這個分工多出了介面,如都由他們負責,會比較單純。談到關鍵的鋼結構,松尾當然有意願,但約10萬噸的量,不是一家中型鋼構公司可以承擔的;老謀深算的英國人請他們提出初步報價,每噸的單價竟是四千多塊美金,這在當時是天價,所以結論就是不投Scheme 1A,而只投BBCC較有興趣的Scheme 2。熊谷組沒有什麼意見,一方面他們在台灣與榮工處有密切合作關係,樂於配合;另一方面,他們原來在伊朗有個幾乎到手的大工程,但1979年發生革命,已經變成沒有希望,對這個大案子,他們內心存有期待。
聯合承攬合作協定,在一天的時間就取得共識,在國際工程合作談判實務中是較少見的。當然英國人的原稿已先考慮到各方的立場,日本人也不是很敏感,所以爭執不多;但過程中,我們的律師陳國慈女士,以卓越的法律專業與優秀的英文造詣折服英國人與住友的代表,更是關鍵。陳律師20歲就拿到英國大律師的資格,前不久榮工處委託她與美國海軍工兵團(see bees)打了一個迪亞哥加西亞島(Diego Garcia)海軍基地工程的求償官司,拿到幾乎相當於合約金額的補償,在那時的時空環境,這個成就是個異數。

撼動英、沙國家關係的「公主之死」電影

離開東京時,我們的感覺是合作已經成形,目標也已明確,但沒想到有個我們不以為意的風暴卻逐漸擴大,原來那時英國人拍了一部電影「沙烏地公主之死」,以傳說中一位沙烏地公主到倫敦懈逅異性友人,發展出感情,回國後不願意服從家族要她嫁予他人的安排,最後遭處死的情節,拍成電影,準備上映。沙烏地王室感到被冒犯,要求英國政府禁播電影,否則將採取斷絕外交關係,以及停止供油等激烈的報復手段。這些威脅很實在,但英國政府依法是不能干涉這部電影的播映,直到二月底止,傳出兩方外交斡旋已經失敗,我們和BBCC都知道,如果英、沙兩國真的起了衝突,業主是不會決標給一個有英國廠商的團隊。

儘管這樣,我們還是盼望事情會有轉圜,所以照原定計畫,於326日飛巴林島首府麥納麥(Manama),和英國人、日本人集合,然後到沙烏地東岸、聯合酋長國各邦勘查工地,並調查施工資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